Last night, good night.


昨晚喝醉了 到家的时候断断续续地睡  醒来  换个地方睡  直到两点半挣扎着爬起来洗漱  再回屋的时候却睡不着了 头晕晕的想着这一天想着几个小时前  然后突然想到这首歌


我说不定有点酒精上瘾  或者可能只是对混乱上瘾  或者仅仅是对这样的场景上瘾  或者或者仅仅是太容易无法自拔

有时候觉得想不清是为何  我真是喜欢剖析自己但又恨透了这件事  满足于理解自己又很讨厌不停地思考这些问题  我若是上帝也一定觉得很好笑  

好好学习  放学回家  不能太晚  跟谁玩什么  不能再外面跟人喝酒  听话是好孩子  这些并没有扼杀我的欲望  低头认真拿着笔的间隙偷偷往外瞟一眼  醉酒  抽烟  夜店  挑拨暗示和明示的性  瞟一眼以后赶紧低下头  也真的处于其外仿佛净土一样的地方活着  却阻挡不了一窥究竟这片混沌的欲望  所以才会在醉酒这件事上乐此不疲  嗯  这次很醉比以前都要醉  仿佛戴在肩头的荣光


其实是空虚的对吧  有很多不喝酒的人在身边  不喝酒很不错  不会跟我一样一定要醉了  然后借着晕和脑子有病的借口  拼命想在虚无的洞里伸手到过去和自己藏匿的脑细胞里扣出点什么  我跟所有人一样  借着酒想做点什么  然而当不知道想做的是什么的时候  就会跑去扣点什么  或者说对于我这种抖m  醉了以后感受着空虚的难过才是潜意识里最终想得到的?

然后最终得到的是碎片  傻逼一样把破烂一样毫无价值的碎片收集起来  明明只是玻璃渣子硬说它在发光  我的心底里满是这样不可告人的渣子  只有我非要觉得隔应的床板上的豌豆  小心翼翼把隔应保护起来  只是个胆小鬼  只敢埋在内心里


最后听着这首歌缓缓地哭了  仿佛天上繁星点点一般地哭了  


其实我很喜欢很喜欢我的小公举  不是对恋人的喜欢  可是真的很喜欢  喜欢跟他一起玩  喜欢跟他聊天  喜欢和他一起上课说话吃饭怼智障膜蛤  喜欢和他呆着  喜欢看他穿女装  所以叫他小公举  调侃之下真的想守护他  想被陪伴  想跟他说我的很多很多的事情  可我总觉得无法对他展现柔弱的那一面  只能逞强  用调侃的语气相处着  没有办法变得坦诚  但即使如此还是很喜欢  很高兴他能被我当小公举  可以守护他


其实我也很喜欢智障  我老是骂他智障就说明我很喜欢他  我跟他对着怼其实也是想说我很喜欢他  难过是因为觉得走不进他的世界  我不打游戏  不专业骑车  虽然是一个城市但不在一起上学  想见他不能坦诚地说出口  等着小公举凑我们的局  他提早走的时候没法告诉他我希望他留下多玩一会儿  之前说不来的时候只能笑他智障被套路  说不出我希望见到他  听小公举说这次灌我是因为上次在我之前趴下了  可是这次他没我醉的话就赢了呀  赢了以后还会再找我喝酒吗  还会有兴致灌到后半夜断片为止吗  要是守望屁股有mac我肯定入坑了呀  有了屁股我们关系就能再近一点了吧  我真的很喜欢和你一起  哪怕你再不成熟显得像个智障  以后可不可以再一起喝到后半夜  灌我到断片也无所谓的


Last night, good night.



我这么认真是不是输定了啊。


可能这样对开学稍微有点点期待了(苦笑


很想和一个人成为基友但是做不到的感觉  和暗恋喜欢的人一样艰难  不太一样的感情一样的难过  一样说不出口  表面上轻松随意地斗嘴互相怼和头脑里沉着的分量  总以为交心是基友  但是太轻了  所以拿不出重的东西来

好难受  小的时候也有很想做基友的人  只要不管不顾跟着就好了毫无顾忌  现在只能埋在心里面  等着有什么降临如同原始人等待天降火焰


庆子  愛米粒  小公举  智障  一帆  我们可不可以是很好的朋友  一直是很好的朋友呀


我会怀念的  我还是会认真  哪怕终究无法对他们坦诚相待  起码也许有下一个夜晚不醉不归



眠るよ。

お休み。

评论

© 今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