拓麻(竟然和谐了)。又到了临行的时候了。

最害怕也最讨厌临行的时候了 因为这意味着要和离别试图相处 而我最害怕也最讨厌离别


身体里的每一个细胞都在经历兵荒马乱。明明两个小时就能整好的行李一直拖拖拉拉 故意一样不去动它们 漫无目的的趴着却什么都没在做 明明已经是凌晨

今天一直在生狗子的气。不过是一个小时没回我就气了一下午 然后他说不能带生命之水 偏要带 然后又气了一晚上 觉得狗子真不容易老是被我欺负 明明是不正当的事情非要纵容我的任性 一直说着不要理他了 却又不安得拼命想找他 找到他又暗自生气 仿佛是在与自己干架 而我能感受到的内心有一道又一道的抓痕 涌上喉咙变成了嘶吼 到了嘴里又被流不出的眼泪浇成沉默


摊在一堆叠起来的衣服中间 此刻想凝视着他的眼睛 轻微颤抖握住他的手 狗子明天和我一起走 原以为这样就能消除不安 但不是 不安的源头在我脊椎深处一个我摸不到的地方 摸不到 也就说不清楚


多希望明天还是无所事事的一天 睡到中午醒来 点一份外卖打开空调 玩玩手机看看电脑 无聊一整个下午 随便窝在沙发上玩手机 弹琴 到我妈回家 掐掐弟弟 等着我爸回家和吃饭 吃完玩手机 八点游泳 九点半爬起来 十点钟回家窝回沙发 随便看看电视玩玩手机看个电影 玩到凌晨在睡 天亮也没关系 大把大把时间可以当咸鱼 然后开始另一个咸鱼的循环

我还没有无聊够就要走了。


不知道怎么办的我 只能想象狗子就在旁边 然后假装撕咬他的肩膀 再攥紧他的手。


评论

© 今鱼 | Powered by LOFTER